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-37773621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张云蕾
  • 电话:86-021-37773621
  • 邮件:2881342753@qq.com
  • 手机:15900427838
  • 传真:021-57648206
友情链接
正文
【夔州诗赏析】丹黄几点萧萧叶白帝城高易得秋。
发布时间:2019-09-0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为深入践行习总书记关于“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,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、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、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”的讲话精神,讴歌祖国大美河山,进一步展示奉节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、人文历史,弘扬博大精深的诗词文化,打造“三峡之巅、诗·橙奉节”文化品牌,培养诗书情怀。夔州诗赏析重温那些曾经学过的古诗词,分享诗词之美,感受诗词之趣,从古人的智慧和情怀中汲取营养,涵养心灵。

  (1865—1955),字朴存,号宾虹。浙江金华人。中国近现代杰出画家,早年支持康、梁维新,后拥护辛亥革命。1907年居上海,主持神州国光社、商务印书馆美术部,从事美术编审和文物考证鉴定工作以及美术史研究。曾兼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、上海文艺学院、暨南大学艺术系、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教授。1937年应邀赴北平审定故宫书画,并任教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。1948年出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救授。1949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救授。1953年任中央美术学院民族分院教授、民族美术研究所所长。曾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。

  这是一首题画诗。中国传统绘画中的题诗,不是一种附加的成分,而是作品的有机组成部分。它不仅在内容上适应画作的需要,与之呼应配合,同时还把诗歌、2019年山西省晋城市招聘全科医生报聘用待遇,书法、绘画三种艺术形式结合起来,使之相映生辉。首句“万壑深阴卉木稠”,是对画中背景的描述,千山万壑,弃木丰茂。“深阴”本指深重的阴影,而“稠”字则指草木的稠密,但这些词汇同时又具有鲜明的绘画性,我们从诗句里也能想象出画中的这些景观,一定是用浓墨画出来的。黄宾虹先生艺术成就最高的是山水画,而“黑、密、厚、重”则是其独特的风格。在诗中,这一画风也得到了充分表现。第二句“黛螺浓影泼沧流”,是对画中主体白帝城风貌的描绘。作者用“黛螺”形容其山色如黛,山形如螺。

  这一喻象从形和色两个方面准确地抓住了白帝城的特征。而“泼沧流”的“泼”字,不仅有一种酒脱而豪放的诗韵风神,而且它同时又是一种绘画技法的反映。黄宾虹先生对中国画笔墨技艺有过深入的研究,尤其是在用墨上,更有独到的创造。他总结出七种用墨技法,即“浓、淡、破、泼、积、焦、宿”。所谓“泼”就是用墨如泼,狂放不羈。在这一诗句中,“黛螺”的“浓影”淋漓酣畅地“泼”人“沧流”,从而把幽美(黛螺) 和雄浑(沧流) 这两种对立的意象,统一在了绘画艺术的风格创建过程之中。如果说前两句诗无论是从意境,还是从色调上看,都“浓”得化不开,“稠”得搅不动了,那么第三句却有如穿透云层的一道阳光,给这苍茫凝重的白帝城平添了一道亮色和几分妩媚:“丹黄几点萧萧叶。”丹黄”是典型的秋色,是艳丽的暖色,在浓黑的背景下显得分外鲜明,而仅仅“几点”,则更加醒目。“萧萧”是象声词,风吹叶动,其声萧萧,从而赋予诗中、画中的景观以一种生命的律动和美的韵致。最后一句“白帝城高易得秋”突出了一个“高”字,因其“高”而“易得秋”,表现了作者对于山川形胜、季节变迁的超常敏感,以及对大自然知寒知暖般的绵绵情怀。

  把现实中的白帝城与绘画中的白帝城,以及诗歌中的白帝城融合为一个艺术的白帝城,是本诗不同于无数古往今来咏怀白帝城之诗的特色;对大自然的人文关怀则是本诗艺术魅力的深邃渊源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